• 首页
  • 美文
  • 随笔
  • 感人
  • 感悟
  • 情感
  • 励志
  • 散文
  • 短文
  • 心得
  • 语录
  • 名言
  • 作文
  • 日记
  • 故乡的原风景

    来源:网友投稿       更新时间:2019-04-27 14:52:25

    赶交流(故乡的原风景之一)

    算来,我已有二十多年没赶过家乡的交流会了。

    最近,闲暇时总喜欢搜一些晋剧视频来看。每于静夜,沉浸在这样的鼓弦丝乐声中,以纸为船,以笔做桨,在时光的洪流里逆水行舟,努力地追溯到上源,期待在旧梦陈事中再次与父母相遇并执手亲近,从而,抚慰这积淀于心的念想和忧伤

    小时候,每年的流火七月,收罢小麦,各乡都要请山西的晋剧团来演出。精明的商人也会趁机贩来一些瓜桃李果或时兴衣物,或稀罕玩意,集中在会场出售。这样热闹的集会在我们当地叫赶交流。这也是每个乡村每年夏季的大事。

    吃罢早饭,父亲拾掇着车辆马匹,我和二哥先去田头地垄割些青草回来,准备带上犒劳今天拉车的马儿。再去自家的自留田里摘两颗熟好的西瓜。母亲忙着在春灶上做蒸馍,炒瓜子。不等晾凉就用器具装了。待一切收拾停当,几近中午,一家人赶着马车赶交流去。那时候的我,穿着碎花的确良半袖,蓝咔叽布裤子,家做方口布鞋。梳两条又粗又黑的大辫子,齐眉的刘海,目光清澈,坐在铺着厚窗帘的平板车上,和家人一路笑语。路上也总会遇到同去赶会的邻居,赶车的相互问候几句,步行的顺便邀请到车上,一路同行。心情,如过节般快乐。尽管阳光炙烈,汗流不止。只是,我总得小心翼翼,生怕车上这些草呀、瓜呀、食物盒子呀蹭脏了新衣服,也担心凉帽子压乱了头发。

    母亲是个戏迷,赶交流的主要目是为了去看戏。当锣鼓喧天的开场音乐响起时,母亲用她那多茧的手,一手拉着我一手拿个坐垫,娘俩找个合适的地方坐下,边嗑瓜子边看戏。同住一个乡,很多人都是认识的,于是,你递她一把大豆,她回你一把瓜籽,情意融融。不懂戏也不要紧,旁边常常会有懂戏文的热心老者做解说。我则对这婉转的丝弦鼓乐、华丽的凤冠霞帔、嵯峨的发型头饰深感兴趣,并羡慕不已。甚至那轻移轻盈的莲步以及曼舞宽敞的水袖,都是我们那个年代女孩子最多的游戏模仿。总神往,如果有一天能跟着戏班子出去唱戏,那该多好!这,也许是最早的追星了。尽管,台上咿咿呀呀的唱词一句也听不懂。坐不住的时候,会约了同村的小姑娘一起去逛卖杂耍的货摊。母亲总会嘱咐我,戏罢了要记得到戏台下找她,人多,别走丢了。只是,我常常和伙伴们玩逛而忘了嘱咐。突然惊觉,一回头了望那个大戏台,幸好戏还没散,台上音乐骤紧,侠义的韩琦正在举剑自刎,悲愤的秦香莲哭庙发誓,要为韩琦报仇。台下群情共愤,咒骂忘恩负义的陈世美。周边密密匝匝的帐篷前,各路小商贩的叫卖声如比赛一般叫嚷方圆十几亩地大的交流会场人声鼎沸。

    大结局的音乐响起,该斩的斩了,该赏的也赏了,台上台下快意恩仇罢,戏也就散了。此时,闹哄哄人头攒动,呼儿唤女的声音不绝于耳。慢慢地从一片狼藉的会场踱过去,有时候运气好,会捡到一颗五彩斑斓的玻璃珠,或者是一枚小发卡,甚至会是一毛钱。这种意外得到的惊喜,更甚于花钱买来的物件。在戏台下找到了母亲,一起先到货摊那里买早已选好的各种颜色的鲜艳的绫子,扎辫子用。在那个经济和文化都匮乏的年代,那些水红的、粉嫩的,茵绿的绫子啊,曾带给我多么神气而美丽的享受。母亲也另外精挑细选地购买了一些什么家用物品,这些我倒是不大关心。有一家帐篷前,支着一口大锅,里面煮着鲜肥的羊肉,香味儿随风袅袅,飘得满会场都是。三块钱一碗的炖羊肉,怎么说也不敢奢望能吃到,就闻闻香味儿好啦。午饭时间早过,突然感觉真是饿了。

    戏台后面的小树林里,各家各户的车牛大马都停在那里。悠闲的马儿拴在车辕上,甩着尾巴,嚼着青草。有邻居告诉我们,父亲去看桥市了,也就是交易骡马牲口的地方。母亲就打发二哥去桥市找父亲回来吃饭。桥市有许多木桩,拴着待交易的骡马牛只。也有一些巡看的男女。父亲不喜欢看戏,却对桥市上的交易有无限兴趣。在机械还没有普及的年代,牲畜就是最值钱的家产。因此,农村的男人们,大多具备伯乐情怀,即使不买马也喜欢相马。

    邻居已经开饭,和我们一样都是从家里带来的一些熟食。邻里往往把饭菜合放到一起吃。这样,一家一菜,原本简单的饭菜也变得丰盛了。且不管吃什么,这样坐在一起吃饭谈天凑热闹也是一种难得的乐趣。饭毕杀瓜,红瓤黑籽,直吃的满脸瓜汁,肚皮滚圆。一地翠绿的瓜皮,在太阳下泛着油亮的光。

    下午,热浪慢慢退了些。母亲会给我几毛钱的零花钱。我和小伙伴一起到旧书摊上淘几本一毛钱的小人书,再吃两毛钱一碗的粉皮,然后买五分钱的冰棍慢慢地边走边舔。心情也如这冰棍一般清爽香甜。

    夜戏是一定要看的。因为晚上,不但舞台灯光漂亮,而且气温也凉爽舒适。早早地占个靠前的位置坐好。常有邻村的女人过来和母亲说话,嗓门大并且热情洋溢,好像久别的老友突见。她们坐在一起聊些家长里短的事情。也因为是晚上,大人们不让小孩子到处乱跑,我常常感觉索然无味,不耐这种漫长的等待。

    舞台上的灯光乍亮,终于等到开戏了,深浓的睡意却不能拒绝地袭来。

    蓦然惊醒,丝弦鼓乐依旧悠扬。而我的父母,不知什么时候早已离开了这里。我茫然不知所措,却再也无法找到他们。

    南柯一梦遥,沧桑几度哀。亲人已去,少女老矣,少女老矣

    杀猪(故乡的原风景之二)

    过了大雪,年味儿也渐浓。

    当东方微微泛起鱼肚白的时候,父亲就起床了。他一边在院子里很响亮地咳嗽着,一边用一个大筐逐个给圈里的牲口们添一遍草。然后就从村里的深井中一担一担地往家里挑水。多日不用的春灶,此时灶下又是柴满火旺了。因为今天要杀猪,褪猪毛需要一大锅沸水。母亲也悉悉索索地起床了,她的心情是复杂的,一会儿庆幸自己这一年多的辛苦没白费,猪也争气,长得膘厚肠肥,一会儿又满心不舍起来,毕竟这是自己亲手从一个小猪娃抚弄饲养成的一头大猪,以后看到它的食槽也难免又会想起它。母亲边想着这些边在灶下添柴做饭。至于我们这些孩子们,也早早起床了,自家要杀猪,无疑是一件大喜事。胡乱地吃了早饭,高兴地跟着大人们跑前跑后,期待着看杀猪,也无暇顾及母亲的心情。

    早饭过后,前一天邀请过的帮忙杀猪的人们,陆陆续续都来了,这些人大多由村里健壮的中年男子担任。春灶的水早已翻滚成了一朵大水花,冒着冲天的白气。一尺多长的屠刀磨的寒光锋利,被提在屠夫的手中。大家把猪赶到一个死角里,围成一个半圆,猪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寻找突围的出口。可它刚从人的腿边窜过,就被两个人一人扯腿一人拽尾巴拖倒在地,其余人则一拥而上,合力把猪按住,它徒劳地挣扎着吼叫着。(逮猪必须眼疾手快,如果一不留神让猪从裆下窜过,就会很被动地骑在猪背上,被驮着跑出一段距离后,再被它重重地摔到地上去。)此时,屠夫的嘴里噙着那把一尺多长的屠刀,两只手紧抓着两只猪耳朵,一个膝盖重重地压在猪后颈上,然后腾出右手,把屠刀从自己的嘴里拿下来,刺向猪脖子的槽口,一直探到猪的心脏。(这样英勇神威的形象,曾是那个年代好多农村男孩子羡慕的对象。)随着猪的吼叫,那血便突突地冒出,如泉涌一般。大人们赶紧把准备好的簸簯、笸箩都拿到猪脖子下,用这股热柱般的滚烫猪血浆这些农具,据说这样浆过的农具耐用。几分钟后,猪也就停止了挣扎。这时,太阳正冉冉升起,给每张汗涔涔的脸上镀了一道金边。一头宰好的大猪也安安静静地躺在春灶上了。男人们或站或蹲地开始抽烟,并由衷地夸赞勤劳的女主人,喂大这么一口好猪。也调侃着谁谁家的猪小,像一头没长开的半大猪娃子,一顿杀猪菜就几乎吃掉了半头猪。抽完一支烟,踩灭了烟蒂,开始褪猪毛。有人往猪身上浇沸水,有人用浮石或者大铁勺往下刮猪毛,大家配合默契,前后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的活儿。然后,把猪倒吊起,屠夫从猪脖子上割下一圈槽头肉,双手托着这圈软颤颤的白肉小跑着送进家来,放在早已准备好的案板上。等候着做饭的女人们,都是同村叫过来帮忙的婶子大娘,大家马上开始分工,切菜的切菜,切肉的切肉,烧火的烧火,虽然忙碌但也有条不紊。杀猪菜是中午必须吃的,我至今也不明白:以后把同样的肉拿来,怎么老是做不出那天杀猪菜的味道?

    天冷气白,须发凝霜。屠夫用他那把闪着寒光的长屠刀,不紧不慢地对着这一头白花花的大猪开膛破肚,掏肠摘肝。其他人有的跑进跑出地倒粪洗肠,有的就着灶火烫洗割下的猪头。或者会有男孩子们为一个猪膀胱而争得面红耳赤。在那个玩具匮乏的贫穷年代,猪膀胱吹胀了气可以当气球玩。有时候孩子们也被指派去抱柴禾,此时的孩子大多是勤快的。屋内,白花花的肉,切下大半锅, 翻炒一会儿,把葱姜蒜和各种调料都炝到锅里去,火正旺,香味儿远远飘去。女人们一边做饭,一边说笑谈论。门大敞着,一团团白气从门内涌出。家里院外都是一片繁忙景象。等饭做好的时候,男人们也适时地把这口大猪收拾停当了。开饭了,母亲把准备过年用的酒拿出来温一壶,再炒两个下酒小菜,犒劳杀猪的男人们。炕上地下或蹲或坐着汗流满面地吃饭的人们,大家边吃边海阔天空地聊些闲事。人声的笑语喧哗参杂着热菜的气腾鼎沸,感觉热闹而快乐。

    吃过饭,母亲总是打发我们去给邻居家端菜送饭。此时,吃饱的孩子们送饭送菜的热情远没有抱柴禾时的热情高了,老是等催几遍后才不情愿地动身。到了别人家,少不了要被问你家的猪杀了多少斤?孩子们会准确无误地回答。那时候的农村孩子,大多对自己家的猪杀了多少斤很上心。于是,不到一天,全村都会知道谁谁家杀了多少斤的猪,当然也少不了赞扬和羡慕。

    下午,帮忙的人都走了。母亲开始腌肉炼油。她把肉切成大块儿,先在锅里煮到七成熟,捞出来,沥干水分,在猪皮上涂抹一层酱,然后放到油锅里烧,不一会儿,诱人的红烧肉就出锅了。母亲把这些烧好的肉都用粗盐腌制到一个干净的大瓷瓮中,间隙的地方浇上了炼好的猪香油。好了,明年一年的油水就准备齐全了。农村人活儿重,尤其在青黄不接的四五月份,油水大的饭菜不但解馋而且耐饿。年前这段时间,可以隔三差五地吃到炒猪肝、猪肺、猪心、溜肥肠,或者猪灌肠。猪头蹄是要等到来年的二月二才吃的。烟火人间,生活简单而快乐。

    晚上往往要忙到十点多,才把一切收拾停当。躺在火烧火燎的大炕上,让人辗转难睡。忙累了一天的母亲,也终于能休息了。她一边思谋着接下来该办的年货,一边计划着改天再去买个小猪娃回来,这样想着便渐入梦乡。

    炊烟的味道(故乡的原风景之三)

    从小区的后门出去,是一段不长的青砖小路,路两边有两排粗壮的老榆树,遮天蔽日,阳光透过稠密的叶子洒在地上像点点碎银。因为两边都在盖楼,所以有两道屏风似的薄墙立在树的后面。每天中午下班,总喜欢抄近道经过那里,因为薄墙的后面,建筑工人搭起的临时板房旁,常常有炊烟飘出。蓝烟弥漫着这一段林荫小路,未干的柳枝燃烧时特有的味道,夹杂着饭菜的香味儿,带我回到儿时的时光

    那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慢,夏天也很长。暑假的午后,约几个孩子出去放圈养的小羊羔。小羊们在一边吃草,我们就在一边玩耍。踢毽子,丢沙包或者捉蛐蛐都是玩不够的游戏。玩的饿了,几次瞅瞅太阳,老觉得太阳总是那样一动不动地挂在明晃晃的半天空。好不容易等到太阳快要落山了,大家赶着羊,唱着歌,一路说笑着回村。大路上尘土飞扬,晚炊的蓝烟如薄纱缭绕着绿树掩映的村庄,灵敏的狗此时也会欢快地跑出来迎接它归来的主人。离家不远的时候,焖山药锅贴的香味总是让人更加饥饿难挡。也许是太累的原因,在院子里吃饭的时候,常常吃着吃着就睡着了。饭碗歪在一边,偶尔有那么俩只调皮的小鸡来啄脸颊上的饭粒,惹得大人们发笑。

    我家的老屋是那种六眼窗户的土平房。用土坯砌了围墙的土院子,被奶奶和母亲打扫的干干净净。吃饭的时候,母亲在院里洒些水,铺一张凉席,中间放一炕桌。常有邻居端着自家的饭碗,参加到我们的饭桌上来,边吃饭边和父母一起谈论农事。热情的母亲,总是要把盘里的菜添得满满的。感觉邻里之间亲和而融洽。晚上,屋里太热,就可以在院子里睡觉,我是极喜欢睡在院子里的,可以吹着凉风数星星看月亮。院子的西墙角有一颗老榆树,阴凉很大,树下面用土坯砌了灶台,我们当地人都叫这为春灶,上面一口大锅,锅里每顿饭都飘出不同的美味:炖土豆,烩菜,面条,以及各种蒸馍。疯玩了一天的男孩子,一进门总是迫不及待地去抓锅里那热气腾腾的馒头或者花卷,被烫得左手倒右手,嘴里唏嘘着吹凉气,这样几个回合下来,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我至今仍记得大我三岁的二哥小时候满脸汗流沟壑地吃饭的情景,父亲总是边吧嗒着旱烟边笑眯眯地看着。

    端午节的早上,几乎每家的春灶上都早早升起了炊烟。每家都要煮上一锅黄米做的软糕,在案板上一层豆沙一层软糕摊开晾凉。孩子们也跑前跑后帮大人抱柴烧火。这时候,母亲总要嘱咐,早饭凉糕别吃的太多,留着肚子中午还有更好吃的呢。所谓更好吃的就是韭菜炒鸡蛋以及油烙饼。用油煎过的鸡蛋嫩黄可口,和第一茬油绿绿的韭菜炒在一起,盛在一个蓝花细瓷的大盘中,看一眼就忍不住垂涎。当年,我甚至认为没有比这更好吃的美食了。太阳刚升起,天蓝树绿,布谷鸟清脆地叫着,整个村庄飘荡着节日的气氛。

    秋天的时候,成熟的庄稼也让农家的饭桌丰盛起来。早晚餐除了小米粥或者疙瘩汤外,还添了煮玉米,毛豆,以及山药。满村子飘荡着这些农家饭的味道。在灶下添柴,往往顺手放俩颗土豆进去,等烧熟了剥皮后,就着一碟腌咸菜,也不失是一道美味。烟火人间,春耕秋收,日子过的简单而幸福。

    那时候,邻居间常常赠送吃食。农闲的时候,勤快的女人们都要调剂一下生活,做些稀罕的食物,一块自己磨制的豆腐,或者是一盘米凉粉,都代表着自己的厨艺和热情,做好了都不忘送些给邻家分享品尝,女人们顺便坐到一起谈论些新做的针线或者田里的收成。

    如今,生活在这个水泥丛林的城市中,耳能听和眼能见的都是些萎靡的爱情,激愤的时事,彷徨的表情。饭菜的花样多了,却没有那时候香了,衣服也穿的高档时尚了,人心却冷漠了,屋子宽敞了也现代化了,心却越来越孤独了。有时候突然觉得莫名地心慌,悲凉以及思念,莫名地想流泪,竟不知此处何地,今夕何夕这些都是根里的记忆在召唤着灵魂回家。只是,每次回老屋,所有的儿时往事,都在流光中变成东逝水了。那些温暖的亲情,早已成为隔岸远离的风景,再回首,千念、万念

    一缕久违的炊烟,是萦绕于心的一缕乡愁,诉说着不尽的怀恋

    张秀(禾苗) QQ 506836788

    邮箱 506836788@qq.com

    上一篇:从生活中学会淡然 下一篇:一代名伶戏说人生
    推荐阅读
  • 超越自我
  • 生以为念,死以为冢
  • 小城的魅力
  • 喜欢乡村
  • 一代名伶戏说人生
  • 随机推荐
  • 励志语录-心语
  • 励志语录-心语
  • 《亵渎》名言
  • 喜欢乡村
  • 独一无二的冬雪
  • 投稿 -  反馈投诉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