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美文
  • 随笔
  • 感人
  • 感悟
  • 情感
  • 励志
  • 散文
  • 短文
  • 心得
  • 语录
  • 名言
  • 作文
  • 日记
  • 一个特别的元宵节

    来源:网友投稿       更新时间:2019-04-26 04:49:23

      说起元宵节,人们自然会想到看红火、赏花灯、吃元宵,一大家人团团圆圆和和睦睦围坐在一起,呈现出一派热闹温馨的场面。何况今年是我记忆中天气最暖和的一个元宵节。而我却过了一个特别的元宵节,因为我陪母亲在医院里度过。

      自从结婚离开娘家十几年了。回想起来我是很惭愧,屈指数来,我竟然没和母亲一起度过几个元宵节。娘家位于一个寂静的小乡镇,我住在还算繁华的小县城。小乡镇正月十五极少办红火,母亲却从来没有来我这里过个一个元宵节。刚结婚那几年,每逢快到元宵节的时候,我总给母亲打电话,让母亲来我这小住几天,看看红火热闹的场面。可一接通母亲那边的电话,母亲就叹息道,正月十几怕有亲戚来走串拜年的,大正月的门锁了就等于堵住亲戚以后来往的交情。我放下电话,总是不理解母亲心里怎就想的那么多?

      母亲其实是个性格开朗的人。爱说爱笑,爱看红火场面爱热闹。曾记得三十多年前,娘家小乡镇仅办过一次红火的欢庆元宵节的活动。母亲自告奋勇的报了名,参加了秧歌队。在正月十五那天,见母亲头上扎着红绸,脸上涂了红腮,嘴唇抺了口红,第一次见母亲装扮起来还真好看。母亲和小乡镇里的老姐妹们手舞红绸,腰上扎根绿丝绸,脸上洋溢着喜庆的笑容,随着锣鼓的震响,母亲欢快地扭动腰肢,母亲的笑脸是那么灿烂动人,想想那时的母亲是多么的年轻。

      从此以后我打电话摞下了好几年。眼见近几年亲戚家大都远离小乡镇了,相互间拜年的人越来越少,而母亲却一年比一年衰老起来,那份牵挂在我的心中越积越厚。快到元宵节时,实在放心不下,便忍不住再给母亲打电话。没想到,母亲那边传来病恹恹的声音:疲困得不想去,很想在炕上躺上几天几夜。放下电话,我心急如焚,正月初七我离开母亲时,母亲还好好的。她知道我们初七要上班,那天早上五点就起了床,为我们打点大包小包吃的。临别时,母亲站在大门口再三叮嘱我们:年糕一回去要拿出来,小心粘在一块;粉条吃不完放在太阳处晒干,否则没几天会长霉点的......谁知我们前脚走后脚母亲就病倒了呢?

      母亲一生吃苦耐劳,是家里的顶梁柱。我们在家时还能帮母亲搭把手,等我们姊妹一个个长大成人离家远去的时候,家里的重担就只靠母亲一个人了。父亲是个文人,不善家务。近几年,随着母亲年龄增大,忧愁却不断涌来:大弟下岗,二弟常年漂泊在外,两个儿子成了母亲的心病,身体越来越差。母亲是个性格刚强且干活利索的人。每年置办年货花样齐全,而且做得很多。每当临走时母亲边给我们装东西边唠叨,城里卖的东西表面上虽然包装喜人爱,但吃起来味道很差,最主要的是家里做的吃得放心。

      每逢年关,母亲总是守望在家门口,望眼欲穿。当见到我们,脸上立刻堆满笑容,腿脚也欢畅起来,总有那么多的嘘寒问暖,仿佛蓄满的水池一下子掘开了口。到了过年那天,母亲格外忙碌,屋里屋外、灶前灶后不停地转悠,像一只不知疲倦的陀螺。

      清晰记得父亲在正月十三上午九点半打来电话,说母亲病重,躺在炕上不吃不喝已经三天三夜了,而且体温升至38度,到乡镇医院瞧了病,还是不见好转。我深知母亲是个刚强的人,病得不厉害是绝对不躺在炕上的。从医疗条件来说,乡镇医院与县城医院还是差距很大的。正当我急得团团转的时候,母亲打来电话,叮嘱我不用着急,她已经决定随父亲到县城医院瞧瞧。并不停地强调自己能下炕走路,他们坐班车过来。母亲的话音尽管缺少往日的洪亮,依然还是那样坚定。于是,我便心急火燎地给母亲联系医院,然后一口气跑到车站。

      大约一个小时的焦急等候,母亲终于在父亲的搀扶下走下班车。见母亲脸色惨白,眼睛微闭,低垂着头,我心中顿时像刀绞似的,二话没说,赶紧扶着母亲去医院。经医生一番系统的辅助检查之后,母亲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患了重感冒,可能是长时间过度劳累引起的。我深深舒了一口气。回想起母亲春节期间忙碌的情景,眼泪禁不住涌了上来。《常回家看看》那首歌唱得是那么的深情动听,可当我们回到母亲身边时,却什么事也干不了,母亲总是不要我们插手,说我们一年到头工作辛苦,难得回家一趟,好好放松一下,别围在她身边碍手碍脚的。面对母亲的执意,我们作为儿女的就这样心安理得,丝毫没有感受到母亲的年迈和辛劳。

      母亲住院后,我向单位请了假,日夜陪护在母亲身边。每天从家里烧好母亲最爱吃的,看着母亲慢慢地吃完,心中美滋滋的。到了元宵节那天,令人高兴的是母亲的体温恢复到了正常,可以下地溜达了。考虑到母亲身体虚弱不能吃元宵,晚上我做了一碗手擀杮子面,这也是母亲最爱吃的。母亲异常兴奋,眼里闪着光亮,不住地说,真好吃!这几天把你累坏了!看着母亲这样,我的心中又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是激动?是愧疚?没法去体会。晚上九点多钟,外面的天空中礼花灿烂。我扶着母亲走到病房的阳台前,母亲动情地看着,不时地指指点点,快乐的像个孩子。三十年前,母亲扭秧歌时的情景一下子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的眼睛潮湿了,情不自禁地握住了母亲的手。母亲的手很粗糙,厚厚的老茧让我的心中变得沉重起来。但我真切地感受到,母亲的手依然是那样的温暖,我霎时热血沸腾了......

    上一篇:雨中的元宵节 下一篇:元宵节追忆
    推荐阅读
  • 很长的平行线
  • 很长的平行线
  • 壮族三月三的习俗有哪些
  • 有一个幸福的地方
  • 闲话元宵节
  • 随机推荐
  • 雨中的元宵节
  • 元宵节,我们共赏圆月
  • 你那里下雨了吗
  • 元宵节追忆
  • 三月三的节日习俗
  • 投稿 -  反馈投诉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